狠狠干2017在线电影,(www.a002.net)狠狠撸,狠狠干,狠狠日,夜夜撸,撸一撸,狠狠射,每日更新在线观看,不卡的av网站
狠狠干2017在线电影,(www.a002.net)狠狠撸,狠狠干,狠狠日,夜夜撸,撸一撸,狠狠射,每日更新在线观看,不卡的av网站
首页  »  淫荡人妻  »  [纪委主任的骚老婆](完)
[纪委主任的骚老婆](完)

提示:为了防止域名被墙找不到我们,请记住右上角的地址发布页!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字数:8229
 

  陈风,20岁,是一名孤儿,但却继承了父母死后留下的遗产,成为了一家 资产数十亿的房地产公司老板。由于从小缺少母爱,使得他自小就对成熟女性感 兴趣,在成年后更是发展到特别喜欢人妻熟妇。由于长相帅气,更兼阳物神勇, 天赋异禀,凭借着自己上市公司老总身份和数十亿的财产,公司多数熟妇人妻早 已成为他的胯下之臣,任他奸淫玩弄。在奸淫公司多数熟妇之后,他在一个巧合 的情况下,和税务局局长淫荡的熟妇于莉莉干上了。因此,陈风更是迷上了哪些 贵妇熟女。
 
  近期,由于陈氏房地产开发公司在用地审批方面出现了麻烦,需要国土局审 批手续,因此陈风就邀请了市纪委江主任来打通关系。
 
  「江主任,我陈风啊,晚上有时间吗?我想请您吃个便饭」。电话那边一番 推迟,也就答应了那好,晚上6点半川府等您,陈风知道江主任喜欢吃辣特意订 了四川菜馆。
 
  陈风又仔细捋顺下思绪,到了傍晚,司机驾车将他送到了川府。
 
  陈风进了包房,先点了几样,比约定的时间过了一点,江主任才到。陈风懂 得这是官场的规矩,也不在意,满面含笑请他入座。寒暄片刻,酒菜送了上来, 陈风频频举杯,屡屡劝酒,不一会,江主任就有了醉意。
 
  刚想切入正题,江主任的手机响了起来,好像有个人要来找他,他虽不愿意 却拧不过,只好答应了。接完电话,江主任有些尴尬的说,是我内人,偏要来找 我,说要当面谢谢你。
 
  陈风赶紧赔笑,嫂夫人要来那最好了,小弟也好认识认识。
 
  不一会,有人推开包房门。陈风抬头一看,一个穿戴时尚的美艳妇人走了进 来,奶白色的塑身毛衫酥胸高耸,披着条粉色的披肩,红黑相间的百褶短裙掩不 住高翘的肥臀,过膝的长筒皮靴越发显得双腿修长,要命的是这妇人竟然穿着薄 丝裤袜,短裙和皮靴之间黑丝隐约透着雪白的大腿。
 
  陈风起身让妇人上坐,江主任介绍说,这是内人胡玫,妇人瞪了江一眼,笑 着说,陈总,我女儿学费的事先得谢谢你,听说您年轻有为,早就想见见,刚才 去做瑜伽,才来的晚了一些,说话间眼波流传,实是风情无限。
 
  客套话讲完,三人继续用餐,胡玫倒是好酒量,推杯换盏,跟陈风斗起酒来, 到显得江主任有些多余了。陈风偷空仔细打量下了这妇人,胡玫容貌其实稍逊于 莉莉半酬但也是上乘之姿,少了些雍容,却胜在多了份风骚,嘴唇有些厚,但十 分性感诱人。
 
  谈笑间陈风才知道她原本是省里小有名气的女中音,后来歌舞团改制成演艺 集团后领了份闲职,做了几次生意也都没成功,反到赔了些钱。
 
  陈风惦记着正事,找个时机向江主任问到,老哥,我上次问您的事怎么样? 
  江主任想了想,刚要回答,胡玫抢过话头说,不就王市长的事吗?上边有专 案组在查他,他够呛了。江主任咳嗽了一声,她却毫不理会,继续说,陈总,你 也小心点,有人举报你和税务局的于莉莉有不正常的关系。江主任见事已至此, 只好说到,这些事还没定案,你还是早做些准备吧。
 
  陈风面不改色,笑着说,这都是小人恶语中伤,没有的事。心中暗自琢磨, 怎生把自己和于莉莉从这案子里摘出来?这江主任职务虽不高,却很有用,纪委 的动向他都清楚,再有这么个老婆,控制他不难,想毕从怀里掏出支票簿,写了 张三十万的现金支票,放在桌上,对胡玫说,嫂子,这是小弟的一点意思,谢谢 嫂子这么帮忙。江主任还要推脱,胡玫却眉开眼笑一把抢了过去,丝毫没把丈夫 放在眼里。
 
  陈风对女人极为在行,早看透彻,江主任虽未年老,气色却不太好,头顶已 见白发,胡玫却是眉宇间尽是春意,显然在床上无法满足老婆才这么惧内,只要 走胡玫的门路,再想知道什么消息就容易多了,而且这美妇也非常撩人,胯下的 巨龙蠢蠢欲动,拿定主意,又说到,嫂子,小弟要成立一家娱乐公司,却苦于不 通门道,既然嫂子是演艺界的人,想请您给帮帮忙,策划策划,改天能不能到我 公司谈谈?
 
  胡玫听了大喜,连声说好,定了后天。三人又喝了几杯,胡玫人逢喜事,提 出去KTV,陈风也不拒绝,江主任虽酒意上涌但不敢反对。当下在美丽会订了 个VIP,准备离去,下楼时,陈风走在后面,看了看江主任,狠狠盯了眼胡玫 扭动的细腰丰臀,心中暗道,老子两天掏出去一百万,我要不把你老婆肏得叫亲 爹,就对不起那些钞票。
 
  三人坐上胡玫的本田车,来到了富豪KTV,刚走到VIP包的门口,碰见 了也在这里玩乐的省委组织部的王处长,他与陈风和江主任也都相熟,又都在酒 兴上,就一同进了包房。
 
  美丽会的经理知道陈风来了,立刻前来招呼,胡玫大感有面子,也不客气, 点了几瓶洋酒,又喝又唱起来。江主任则与王处长攀谈甚欢,陈风只是坐着听胡 玫唱歌,心想着妇人嗓子倒是不错,不知叫起床来如何。
 
  大家喝了一阵,陈风对胡玫大献殷勤,恭维她歌唱得好,人也漂亮性感,美 妇七分醉意三分得意,只觉得这年轻男子说不出的可爱。
 
  这时王处长要回自己的包房,还有几个领导在,江主任赶忙要求去敬几杯酒。 
  陈风却婉言谢绝了,胡玫见丈夫已然醉了,也懒得理他,任他去了,只顾跟 陈风说笑。
 
  二人玩了几把骰子,又喝了两杯,偌大的包房就只有两人,这时音响放起了 慢曲,胡玫来了兴致,拉起陈风让他陪着跳舞,陈风顺手将灯光调暗了一点,揽 住妇人的蛇腰,跳起慢步。
 
  昏黄的灯光,婉转的乐曲,房内的气氛越加暧昧,妇人的挺耸的乳房紧贴着 男人的胸膛,弹力十足,陈风胯下的阳具早已硬了起来,顶在胡玫柔软的小腹。 低头一看,美妇双眼紧闭,满面绯红,红唇微启,竟是十分享受,胆子大了起来, 附在腰上的手向下滑去,按在丰腴的臀瓣上,轻轻抚摸,只觉得又圆又软,很是 享受。
 
  胡玫靠在男人怀里,年轻的男子气息直扑入鼻,春心荡漾,只觉得小腹下一 个硕大的东西跃跃而动,比自己丈夫那东西不知大了几倍,面红心跳,蜜穴竟已 湿了。
 
  一支舞曲结束,陈风拥着妇人坐到沙发的角落里,刚想更进一步,胡玫却让 他陪她合唱首知心爱人,陈风只好依她左臂环住妇人,应付了几句,搂着这么个 尤物,哪有心情唱歌?左手悄悄下滑,伸进了短裙里,将嘴凑到妇人耳边,轻吻 着耳珠,美妇早已情动,任他挑逗,男人更加放心,右手直接握住了一只高耸的 乳房,隔着衣服揉搓起来,左手摸进裤袜,沿着臀沟,直抵泥泞不堪的小穴,妇 人此时唱的歌断断续续不成音调,倒像是在叫床一般,男人的手指不断拨弄肥嫩 的花瓣,淫液像洪水般流了出来。
 
  忽然包房的门被推了开,却是江主任回来了,二人大惊,连忙分开,陈风伸 在胡玫裙内的左手可没来得及拿出,胡玫身子向后一靠,屁股一沉,小穴刚好套 住两根手指,插了进去,爽的妇人啊的一声。
 
  只见江主任步履踉跄,嘴里不知嘟囔些什么,一头倒在沙发上,醉死过去, 哪知道自己老婆的小穴里还有两根指头。
 
  陈风看了一会,见江主任不省人事,手指又动了起来,胡玫淫性大发,扭着 细腰,上下套动,短裙几乎提到腰上,黑丝长靴,两条美腿不住绞动,陈风哪还 受得了,拉起妇人,钻进了包房内的洗手间。
 
  反锁上门,陈风掀起美妇的裙子,拉下裤袜和三角裤,把肥白粉嫩的丰臀高 高翘起,掏出巨龙,龙头顶着湿漉漉的蜜唇,妇人嘴里叫着,不要……不要,我 是你嫂子啊,大屁股却用力向后顶去,扑的一声,鹅蛋大小的龙头分开花瓣,插 了进去,胡玫哪里被这样的神物插过,舒服得六神无主。陈风见这骚货女儿都十 七了,小穴依然紧窄,待要鼓劲全部插入,忽听有人拉洗手间的门,大吃一惊, 巨龙从美穴里拔了出来。
 
  只听江主任在外喊着,老婆,老婆,你在里面吗?原来他醒来见房内无人, 便来寻了。
 
  胡玫定了定神,提上裤袜,懊恼不已,心说老娘正爽得很,却被这死鬼搅了, 让陈风躲在门后,走了出去。架着丈夫,下楼去了。
 
  过了会陈风才走出包房,结了帐,回到新世界的别墅。
 
  ?这天,陈风正在办公室操着一个趴在办公桌上,上身衣服散开,下身裙子 掀起在腰上,蕾丝小内裤挂在腿弯的熟妇,正是于莉莉。手机响了起来,接通, 秘书甜美的嗓音传了进来。陈总,有一位叫胡玫的女士来公司找您,说与您有约。 正在等您。
 
  陈风记起,这是纪委江主任的老婆,上次插进去半截那骚妇,于是告诉秘书 马上回去。心想,我上不了于莉莉可不能放过这娘们,送上门的肥肉焉有不吃之 理?花她老公身上的一百万可不能白花。跟于莉莉告了别,不让于莉莉的司机送 他,自己叫了计程车,往公司回了。
 
  陈氏大厦的接待室,胡玫正有些无聊,心想陈风怎么还不回来?秘书端着杯 咖啡走了进来。胡女士,请您稍等一会,我们董事长马上就回来了。
 
  放下咖啡,转身离开。喝了口咖啡,胡玫既高兴又有些紧张,上次在富豪跟 陈风勾搭成奸,虽未真正销魂,那根巨龙也只插进一半,但那舒爽的感觉却让她 朝思暮想。那日被丈夫撞散了好事,回到家欲火焚身,自己好一阵手淫方才了事。 这陈风年轻英俊,又多金大方,更有个让女人欲仙欲死的神物,实在是做情人的 首选。只是自己年纪大他许多,刚在公司里见到几位女子,那位姓方的助理,刚 才那女秘书,还有那个冷艳的女郎,个个都是美人坯子。转念又想,自己也是个 美人,又不比她们差。见接待室里有面落地镜,赶紧站到镜子前面。这妇人今日 来赴约前特意精心打扮,穿了一件米色修身包臀裙,将高耸的乳房,纤细的腰肢, 肥翘的圆臀显露无疑,胡玫知道自己有双美腿,素来喜欢穿短裙长靴,今天也是, 黑色的渔网丝袜映衬得修长浑圆的大腿分外诱人,及膝的薄靴时尚前卫,比起二 十多岁的时髦女郎也不遑多让。胡玫在镜前左看看右看看,确信哪个男人见了自 己都会动心,这才作罢。
 
  没几分钟,陈风回到公司,下了电梯,正碰上熟妇方助理,熟妇瞪了男人一 眼,没好气的说,那位江太太在等你,注意,是江太太!男人笑着在方助理脸上 拧了一下,也不着恼,径直回到办公室,拨了秘书室的电话,吩咐秘书把胡玫领 来。
 
  片刻,二人即至。秘书给男人倒了杯水,转身回秘书室了。
 
  胡玫打量下陈风的办公室,典雅而不奢华,没一点暴发户的样子,娇笑着对 男人说,几天没见,把嫂子忘啦?
 
  陈风见这美妇打扮得如此风骚,心想,江主任,这可怪不得我,你娶了这么 个老婆,我不给你戴绿帽子也会有别人戴,小弟我就勉为其难吧。也不客气,走 到胡玫近前,搂住美妇,轻声说,嫂子如此风情,小弟怎能忘记?
 
  胡玫没想到这男人这样直接,自己总不能显得如此容易上手,双手推在男人 的胸膛上,娇叫着,李总,不能这样,上次我们是喝醉了,算不得数,我来是跟 你谈正事的!
 
  陈风心里暗骂,这骚货还装模作样,老子一会就肏得你乱叫,嘴上却甜言蜜 语,还不是嫂子太迷人,小弟哪里把持的住,不就是我要成立娱乐公司的事嘛? 
  我自然给嫂子留个位置,你放心就是,就把本市的业务都给嫂子如何?边说 着双手加紧在胡玫身上摸索。
 
  胡玫本就是欲拒还迎,听了陈风这话更是喜不自胜,男人在她乳房丰臀一阵 抚摸,气就喘不匀了,却仍嘴硬。陈风有些烦了,直接将胡玫按到了沙发上。美 妇见男人要动真的,倒有些急了,说道,这……这是你办公室啊,我……我跟你 出去开房还不行吗?唔……原来却是被男人吻住了嘴,作不得声了。
 
  男人的手顺着丝袜摸到了裙内,这一摸差点笑出声来,原来这骚妇只穿了个 细小的T字裤,耻毛都露在外面,手指拨开两片肥厚的花瓣包着的细带,玩弄着 已然充血肿胀的阴蒂,不一会妇人的小穴就泥泞不堪,淫液缓缓而出,丰臀不住 随着男人的手指扭动着,骚态毕露。
 
  陈风隔着衣服握着挺耸的乳房,既硕大又弹性十足,只可以妇人的套裙没有 拉链,腰间又有腰带,怎么也摸不到里面,实是美中不足。边在胡玫的美穴里抠 挖,边想着怎样将这美妇拨光。
 
  这虎狼之年的美妇可禁受不住这般挑逗,只觉得穴内万蚁爬行,奇痒无比, 只盼着男人那巨龙插将进来,一解空虚。双手抱住男人,娇喘吁吁,好人儿,可 别逗你嫂子了,快……快进来,难受死了。
 
  男人也顾不上想怎生玩那一对大奶子了,把早已凶相十足的巨龙放了出来, 把美妇一对长腿扛在肩上,龙头抵住穴口,却不插入,只是在两片花瓣中间划动, 双手不停在裹着渔网黑丝的大腿内侧抚摸,陈风对女人的腿有种难以言表的嗜好, 他身边的女人也都是身材高挑的长腿女,胡玫正是投其所好。却说那妇人正等着 那销魂一插,遂了这几日昼思夜想的心愿,哪知和尚呆在庙门口也不进庙,只是 不停敲门,搞得百爪挠心,差点要问候陈风的祖宗了,又急又气,一把拉住男人 的衣领,拽到了自己身上,巨龙也顺势长驱直入,将紧窄的小穴填了个满满登登, 美妇只觉得比那日插的一下还要充实,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双腿笔直伸向天 上,哎呦了一声,一股阴精喷了出去,竟然泄了!
 
  男人压在丰满的肉体上,也不急着肏弄,亲了下妇人的耳垂,淫笑着说,嫂 子,小弟这东西比起江主任的如何?
 
  美妇刚还过魂来,腻声道,别占了便宜还卖乖,他怎和你比?连你三分之一 都不如。喂,你倒是动啊。
 
  得令,男人笑嘻嘻答到。腰间用力,巨龙开始抽插,妇人穴里的淫液被巨龙 不断的带出,花瓣紧贴着肉棒,甬道里的嫩肉被龙头刮得酸麻万分,再忍不住, 哎呦哎呦的叫了起来。
 
  哎……哎…好弟弟,可舒服死了…嗯…太大了,肏死我了……哎呦……哎呦, 顶的太深了,这妇人不愧当过歌唱演员,叫床叫的也是抑扬顿挫,霎是好听。陈 风颇为享受,将美妇的双腿盘在腰上,握住蛇腰,更猛烈的肏干着这风骚的妇人, 办公室充斥着咕唧,咕唧伴随着美妇销魂的呻吟,让人血脉贲张。
 
  房内二人战意正浓,胡玫正高翘着肥臀俯在沙发上任由身后的男人奸弄,短 裙卷到腰间,雪白的臀肉被撞击得有些发红,小穴里巨龙几乎每下都插到子宫口, 正抵娇嫩的花心。美妇被快感冲的几欲发狂,拼命向后顶着屁股,猛地叫了声, 不行了,不行了,甬道收缩,又泄了一次。
 
  陈风可没这么容易了事,今天刚和于莉莉战了一次,又赶上胡玫这块肥肉送 上门来,巨龙没有丝毫倦意,不管那妇人已泄的精疲力尽,抱起美妇,坐在沙发 上,让胡玫骑在腰胯,往下一按,巨龙又插了进去。
 
  胡玫跨在巨龙上款款套动,不住的呻吟,你……你怎么还不完啊,人家没力 气了,被你干死了…唔唔…嗯……太长了。男人乐得享受,接着把玩那对大奶子。 这时,陈风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看了眼来电,竟然是江主任的电话。
 
  陈风心道这可真巧,我正搞你老婆,你来电话,略微思索,示意胡玫别出声, 按下接听键。
 
  喂,江主任吗,您好啊。
 
  陈总,纪委这边已经把你从王市长的案子里拿掉了,你大可放心。
 
  哦,这样啊,谢谢您啊,改天我请您吃饭。
 
  对了,我家那口子说今天要去你公司拜访,不知去了没有?
 
  陈风差点笑出声来,总不能说你老婆正骑在我身上爽呢。只好答道,哦,嫂 子来过了,已经走了。又客套了几句,挂了电话。
 
  胡玫开始没当回事,一听是自己丈夫,不禁吓的魂飞天外,偏偏男人又不停 插弄,紧张又刺激的感觉真是万难形容。待男人挂掉电话,才在男人嘴上咬了一 口,说道,你这天杀的,让他听到怎么办?
 
  男人笑嘻嘻的说,你又不叫,怎会听到?不过现在我可要你叫了。
 
  说完将美妇压在身下,疯狂抽插,巨龙有如电钻般在小穴里横冲直撞,只肏 的胡玫淫叫连连,亲哥哥,亲老公都喊了出来。
 
  男人忽地想起那日发的誓,猛地把巨龙拨出了美穴,美妇正飘飘欲仙,小穴 里忽然空虚难耐,急的小腿乱蹬,叫着,别……别拿出去,再插几下啊。男人趴 在妇人耳边,笑道,好嫂子,叫声亲爹听听,我就好好让你爽。这妇人此时欲火 中烧,也顾不得许多,只盼着巨龙赶紧回来,张嘴叫到,好人儿,我的亲爹,快 肏我啊,难受死了。
 
  陈风心满意足,巨龙整根插了进去,又肏了几百下,肏的胡玫快翻了白眼, 又泄了一次,才把浓精射在湿暖的阴道里。
 
  过了好一阵子,美妇才还过魂来,缠着男人腻了一会,千叮咛万嘱咐男人要 常打电话给她,才万分不舍的走了。
 
  ?在之后的日子里,陈风更是凭借他那根神勇的大鸡吧游走于众多熟妇骚妇 之中。
 
  ?在他游龙戏凤之时,税务局长于莉莉却因为作风问题被纪委带走,陈风只 得四处托关系送礼以求把骚妇于莉莉的事情解决。
 
  刚有些困倦,手机响了起来,看了眼来电,赫然是省纪委江主任的老婆胡玫, 陈风心中一喜,暗道,我怎把这骚妇忘了?没准于莉莉的案子就在她老公手里, 那岂不是近水楼台。接了电话,只听妇人腻声腻气的说,「陈总,大忙人,忙什 么那?」
 
  陈风笑了笑,「小弟这不正想嫂子,谁知嫂子就来了电话,真是心有灵犀。 这么晚了嫂子怎么还不休息?江主任没在家吗?」
 
  「呦,你嘴可真甜,我听说你公司出了点事,还替你担心,那死鬼说是单位 有案子,加班去了,你在省城吗?」
 
  「让嫂子担心了,没什么事,我在公司,白天处理些事,忙晚了些,就没回 去。对了,有件事,听说市税务局的于莉莉被纪委带走了,嫂子听说了吗?」 
  「我听我家那死鬼说了,说是和你有关,你可真行啊,于莉莉那出了名的冰 山也被你弄上了。」
 
  陈风听妇人话里带着些醋意,赶忙说,「哪里有,再说她哪有嫂子那么迷人。」 
  胡玫咯咯一笑,「真贫嘴,你在公司休息多不舒服,不如……不如你来我家 吧,顺便跟你说于莉莉那件事。」
 
  男人心道,你还不是小穴痒了,需要老子肏爽你。「嫂子的邀请,小弟怎敢 拒绝,我这就过去。」
 
  胡玫大喜,告诉了男人地址,挂了电话。妇人起身坐到梳妆台前,补了点妆, 换上件堪堪盖住丰臀的丝质低胸睡衣,想了想把胸罩和内裤都脱了下去,照照镜 子,两颗乳房高高挺起,腰肢纤细,光溜溜的大腿露在外面,甚为性感。妇人这 些日子万般思念陈风,开始的时候还惦记娱乐公司的事多些,后来则全是男人那 根威风凛凛的巨龙,想到一会就能再尝销魂滋味,胯下渐渐湿了。
 
  过了二十来分钟,门铃响了,胡玫开了门,正是陈风。男人带上门,也不脱 鞋,一把抱起妇人便朝卧室走去。
 
  将胡玫扔在床上,妇人早已欲火攻心,两条长腿大字型分开,殷红的屄缝挂 着些亮晶晶的淫液,身躯轻轻扭动,面颊绯红,嘴里呻吟着,「好人……快来 ……可想死我了。」
 
  陈风身体本有些不适,但箭在弦上,马虎不得,打起精神,挺起骇人的巨龙, 噗哧一下直抵花芯。紧窄湿滑的甬道夹的男人倒也十分舒服,当下挺,刺,磨, 插,七浅三深,肏的胡玫淫声四起,娇喘连连。
 
  二人激战了了一个时辰,胡玫泄了几次,有些累了,正要喘口气,忽听有人 开门,大惊失色,连忙将陈风用被子蒙在下面,自己侧过身问道,「谁啊?是老 公吗?」
 
  「哦,是我,我回来拿份材料,还得走,你还没睡吗?」
 
  江主任走到卧室门口,卧室只点了昏黄的床灯,光线不是太好,见自己老婆 侧卧在床上盖着被子,瞪着眼睛看着他。
 
  「也没见给你多开一分工资,这倒好,连家都不让回,还是于莉莉那案子吗?」 
  胡玫边说边用遥控器打开了电视。
 
  「可不就是,这于莉莉到冤得很,大概平时市委就不得意她,又跟那陈风扯 上关系,刘书记才把她弄到了纪委。这几天陈风要是给你打电话问这事,你别跟 他讲。他跟刘书记闹翻了,我们可别受牵连。」
 
  陈风藏在被里心中骂道,「你这活王八,老子平时可没少给你钱花,到了要 紧时候你却缩了,活该在床上肏你老婆。」
 
  伸手摸到胡玫的睡裙里,抓住一颗大奶子,腰间靠近肥臀,巨龙猛地插进了 小穴。
 
  胡玫猛然被插,啊的一声,江主任正在客厅找东西,听见声响问,「怎么了?」 
  「没事,可能是躺的姿势不对,腿压麻了,有点抽筋。」
 
  胡玫边用力向后挺着肥臀,让男人插的更深,边说,「那于莉莉到底和陈风 什么关系啊?她真要被你们处理吗?」
 
  陈风知道妇人是替他问的,十分感激,吸了口气,巨龙更加粗壮,用力抽动。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市委的材料上说有拍到于莉莉和陈风吃饭的照片,还 有块地的竞拍中收了陈风的好处,这个我是不大信的,于莉莉的官声很好,一向 清廉,估计是刘书记弄的,要是市委放了话,我们自然就不管了。也不知那陈风 有什么能耐,连于莉莉这冰山也对他另眼相待。」
 
  「人家又帅又年轻,又是富豪,还有……哎呦……哎呦」胡玫险些说走嘴, 刚好陈风插得急了,下下捅到花芯,小穴又酥又麻,忍不住呻吟出了声,把还有 个让女人欲仙欲死的巨龙咽了回去。
 
  「怎么?抽筋很严重吗?」
 
  江主任还很关心老婆。
 
  胡玫勉强压下蜜穴里无边的快感,撅着屁股,夹着小穴,颤声说,「你赶紧 回去吧,我躺一会就好了。」
 
  「那我走了,你快睡吧。」
 
  江主任拿了东西出了房门。
 
  陈风早在被子里憋的气闷,听到江主任走了,猛地掀去被子,把胡玫压在身 下,一顿狠肏. 妇人拼命扭着肥臀,只几个回合,便尖叫几声,泄得一塌糊涂。 男人大展神威,将胡玫肏的三魂只剩一魂,七魄丢了六魄,方才罢休。
 
  胡玫此后被陈风胯下巨龙所征服,完全臣服于他,于莉莉的问题也在胡玫这 个熟妇的帮忙之下顺利解决,陈风也在众多熟妇骚妇的介绍之下,为更多的深闺 熟妇排解身体的忧愁,从此畅游花海。
 
                【完】
 
          
 
[ 本帖最后由 ls1991lsok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ls1991lsok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頁面於2017-10-20更新.